• <video id="ibh3i"></video>

      <tt id="ibh3i"></tt>

        首页>检索页>当前

        5个百分点的攻坚战

        ——长沙市城镇小区配套园专项整治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2018-12-16 作者:本报记者 赖斯捷 阳锡叶 通讯员 黄军山 来源:中国教育报

        整个2018年,湖南省会长沙,从市委市政府到教育、财政、国土等10多个部门,再到六区三县市区(县市)委区(县市)政府及下辖近百个街道,都在为实现5个百分点的增量而努力。

        这是一场既触动开发商也触动政府利益的改革。

        过程中,百余家开发商需要将手中232所幼儿园无偿移交给政府;政府将陆续退还开发商缴纳的土地出让金。

        这场以提前两年实现“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从75%增至80%”为目标的改革,民众成为最主要的获益者。

        攻向最后的“据点”

        11月16日,长沙市教育局对外公布:全市公办和普惠性民办园园所总数达到全市园所总数的80.22%,“提前两年完成国家规划目标!”

        从2017年的75%到2018年的80.22%,实现5个百分点的增量,长沙打了一场艰苦的攻坚战。

        为何这么说?因为,遇到了瓶颈。

        10多年来,长沙建成小区配套园300余所,其中只有69所按照国家和省市政策规定移交给政府举办为公办园或者民办普惠园,其他232所大多数已被开发商出租办成了高收费民办园,甚至部分幼儿园已卖给他人。

        如果不能让“家门口的高价园”降价,“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在长沙将长期存在。到2020年实现80%的普惠目标,也难以完成。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幼有所育”,“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我们必须解决”,长沙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卢鸿鸣坚定地对记者说。

        他介绍,小区要建设配套园并移交给政府,没按规定移交的,需在2018年前整改到位,这在国家、省、市的相关文件里都有明文规定。比如,2010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简称“国十条”),早有明确规定。

        有了政策做依据,再加上全市范围内的大调研,一份《全面二孩政策背景下加大我市配套幼儿园建设与移交力度的建议》被长沙市政协列为2017年重点提案,由时任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湖南湘江新区党工委书记,现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陈文浩亲自领办。

        2018年1月,《长沙市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专项整治工作方案》正式出台。方案明确,以“国十条”文件发布之日为节点,之前建成的由各区县市政府协商收回,2020年之前基本实现普惠办园;之后建成的原则上到2018年底强制收回,举办为公办园或国有民办普惠园。

        为推进这一项工作,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胡忠雄高度重视,亲自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副市长陈中、廖建华任副组长,编办、教育、财政等10多个部门主要负责人和各区县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组成长沙市城镇小区配套园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并在市教育局合署办公。各区县市建立相应的组织领导机制,所辖街道负责人参与其中。

        一周一通报、一月一调度、半年一讲评、一年一考核……强力的推进,形成巨大整治合力。

        截至发稿时止,长沙市整治工作成效明显。全市已建301所配套园,已移交176所,占比达58.5%。“我们有信心,在今年年底前,基本完成配套园收回工作。”卢鸿鸣说。

            每一次博弈都是场“硬仗”

        “四五次能谈成的,不多。”天心区教育局副局长张其林长期分管学前教育与规划,回忆与多位开发商的面谈,印象最深的是“算账”。

        我一家月收费2480元的幼儿园办得好好的,你政府突然说要收回,还要降低收费标准办普惠园,我的损失,你们算过吗?

        我这是成熟小区,几千平方米的场地,租给别人办幼儿园,年租金收入上百万,甚至更高,无偿交给政府,凭什么?

        ……

        类似或冷淡、或婉拒、或尖锐的面谈场景,几乎存在于长沙下辖六区三县市每一个参与此次攻坚战人员的脑海中。

        动他人的奶酪,很难。

        开发商的不配合,成为推进此项工作中各县市区面临的最大、最普遍的难题。

        但开发商也有自己的“委屈”。采访中,数位开发商代表坦言,此前,从购地到建房再到销售,一系列流程中,并没有哪个部门以书面形式告知过公司,需要履行配套幼儿园建设的义务。

        “购地建房销售过程中,公司已缴纳了相关教育税费,为什么还要履行配套建园义务?”有的开发商不理解。“地是我买的,房子是我建的,园所举办方是我请来的,幼儿园的所有人为什么不是我?”有的开发商想不通。

        必须向开发商讲清政策。但要完成全部232所配套园的收回,要触动百余家开发商的利益,其间博弈,仅靠政策宣传、机制保障,远远不够。

        为一揽子解决部分政策不配套等问题,长沙市委市政府酝酿出台了新政策。新政明确界定:达到一定规模的小区,其开发商必须履行教育义务,建好教育配套设施后,所有权无偿移交给政府;所使用土地属于教育划拨用地,新建楼盘将直接减免,已按商业用地缴纳出让金的,在履行义务后,国土部门将退还之前缴纳的出让金。

        预计,仅此一项退还款,长沙市政府将支出7亿元左右。

        家门口的优质普惠

        “做梦都会笑”“不生二胎对不起这个价格”,在长沙市今年全力推进小区配套园移交工作中,最开心的莫过于年轻的家长们。

        “收回的幼儿园,将全部举办为公办园或国有民办普惠园,保教费每月最高不超过1200元。”卢鸿鸣说,按照测算,当全部232所幼儿园移交到位后,全市将有超过八成以上幼儿园为公办园或民办普惠园。这意味着,在家门口上优质低价园,会成为大多数老百姓看得见的“民生改善”。

        但部分民众也有自己的担忧。曾经节衣缩食将孩子送入高价园入读,看重的便是品牌及后面的高品质。如今政府收回后改为普惠园,每月费用直降到1000多元,课程有没有变化?班额能不能得到控制?

        收费每月降低1200元的万婴克拉美丽幼儿园家长蒋平说,课程、餐食什么的都一样,唯一的不同是,“儿子的班上多了两个同学”。

        “二孩政策的放开,社会各界对学前教育的重视,决定了民办园向普惠方向转型是必然趋势。”万婴克拉美丽幼儿园园长蒋琪说,万婴在长沙有20多所幼儿园,多为每月收费接近5000元的高端园,成为普惠园,“是我们的主动尝试”。

        如万婴等高端园的“主动普惠”,背后暗合的,是学前教育未来发展方向——政府主导下的优质普惠。

        而正因为有政府“撑腰”,普惠园“降价不降质”才有保障。

        对于民办园举办者来说,办园最主要的成本支出,一是场地租金,二是人员开支。

        举办为民办普惠园后,“租金这一块基本没有费用”,金色梯田融科幼儿园园长秦晓说,只要达到办学要求,政府就会免除当年租金,且每年还有奖补资金。

        “中央、省、市、区四级财政拨付的学前教育专项经费中,有80%用于普惠性民办专项奖补资金”,雨花区民办幼教科科长周洁算了算,2018年雨花区的专项奖补资金将超过2000万元。

        从全市层面看,今年长沙市本级财政安排的普惠性民办专项奖补资金,比去年同期增加50%,达到7500万元。为提高社会力量办普惠园的积极性,该市还要求区县市财政按同比例安排奖补资金。

        《中国教育报》2018年12月16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augc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8到88体验金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